生豬業小額週轉問題不容忽視

來源: 信貸    發佈時間:2009/7/15 下午 04:20:31   返回  打印
小額週轉 “现在养殖大户基本上处于亏损的边缘,很多养殖户是'进退两难',想趁机抄底,继续优化养殖结构缺乏资金,退出改行却又债务缠身,毕竟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攒下了这点'家当'。
小額週轉 “现在养殖大户基本上处于亏损的边缘,很多养殖户是'进退两难',想趁机抄底,继续优化养殖结构缺乏资金,退出改行却又债务缠身,毕竟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攒下了这点'家当'。”7月7日,万年县生猪养殖行业协会会长、益友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陆晓鹏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現在養殖大戶基本上處於虧損的邊緣,很多養殖戶是'進退兩難',想趁機抄底,繼續優化養殖結構缺乏資金,退出改行卻又債務纏身,畢竟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攢下了這點'家當' 。”7月7日,萬年縣生豬養殖行業協會會長、益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陸曉鵬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事实上,无论接受采访的企业还是政府官员、专家都表示,在面对低迷的市场时,鉴于生猪行业的特殊性,生猪养殖企业融资渠道问题亟待解决,否则又将轮回到“猪贵伤民,猪贱伤农”的怪圈里。事實上,無論接受采訪的企業還是政府官員、專家都表示,在面對低迷的市場時,鑑於生豬行業的特殊性,生豬養殖企業週轉渠道問題亟待解決,否則又將輪迴到“豬貴傷民,豬賤傷農”的怪圈裡。

养殖格局变迁養殖格局變遷

据万年县委常委、农工部长周忠和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介绍,万年县是传统的生猪养殖大县,是江西省四大生猪出口基地县之一,现有年出栏万头以上的规模猪场24个,2008年出栏生猪达59万余头。據萬年縣委常委、農工部長周忠和向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介紹,萬年縣是傳統的生豬養殖大縣,是江西省四大生豬出口基地縣之一,現有年出欄萬頭以上的規模豬場24個,2008年出欄生豬達59萬餘頭。 2007年12月,该县一些养殖大户在原生猪协会的基础上成立了万年生猪集团,万年吉星种猪有限公司负责人汪世彪担任了集团董事长。 2007年12月,該縣一些養殖大戶在原生豬協會的基礎上成立了萬年生豬集團,萬年吉星種豬有限公司負責人汪世彪擔任了集團董事長。

“农户传统的庭院养殖模式急速消亡。”汪世彪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 “農戶傳統的庭院養殖模式急速消亡。”汪世彪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介紹說。 按照以往每户散养年出栏10头生猪,丰年盈利150元/头,灾年亏损100元/头核算,养猪年平均收入在800元左右,再加上其他农业等纯收入2200元,总计3000多元,“这差不多也就是外出务工2个来月的收入,当前农村散养户已经很少了,100头以上的规模化养殖比重日益加大,规模化经营成了必然选择。”按照以往每戶散養年出欄10頭生豬,豐年盈利150元/頭,災年虧損100元/頭核算,養豬年平均收入在800元左右,再加上其他農業等純收入2200元,總計3000多元,“這差不多也就是外出務工2個來月的收入,當前農村散養戶已經很少了,100頭以上的規模化養殖比重日益加大,規模化經營成了必然選擇。”

目前,万年县规模化猪场的数量不断增加、猪场的规模不断扩大,随之养猪业的土地 、资金、环境保护压力也不断增大。目前,萬年縣規模化豬場的數量不斷增加、豬場的規模不斷擴大,隨之養豬業的土地 、資金、環境保護壓力也不斷增大。

“当前,养猪业已成为高投入和较高风险的产业,贷款渠道少、融资难的问题始终困扰着养殖户。”当记者谈及当前生猪业集约化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时,不少生猪养殖户和企业负责人这样表述。 “當前,養豬業已成為高投入和較高風險的產業,貸款渠道少、週轉難的問題始終困擾著養殖戶。”當記者談及當前生豬業集約化發展面臨的最大問題時,不少生豬養殖戶和企業負責人這樣表述。

在万年县青云镇,当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来到陆晓鹏的生猪养殖场里,一眼望去,是几千立方米的大型沼气池、高标准的漏粪式地板、全自动的供水和温系统,据悉,当地类似的养殖场的投入都在3000万元以上。在萬年縣青雲鎮,當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來到陸曉鵬的生豬養殖場裡,一眼望去,是幾千立方米的大型沼氣池、高標準的漏糞式地板、全自動的供水和恆溫系統,據悉,當地類似的養殖場的投入都在3000萬元以上。

陆晓鹏介绍说,原来老式的猪栏每个平方米投资需要150块钱,现在则在450块钱。陸曉鵬介紹說,原來老式的豬欄每個平方米投資需要150塊錢,現在則在450塊錢。 “一般规模养殖100头,差不多需要30万元以上,单凭养殖户自我积累很难有更大的发展,且很容易被市场波动以及越来越难以防控的疾病所拖垮。” “一般規模養殖100頭,差不多需要30萬元以上,單憑養殖戶自我積累很難有更大的發展,且很容易被市場波動以及越來越難以防控的疾病所拖垮。”
週轉問題制約規模化發展

事实上,这些生猪养殖大户通过多年的积累也逐渐富裕起来了。事實上,這些生豬養殖大戶通過多年的積累也逐漸富裕起來了。 在采访期间,很多农户对于农业产业化前景表示看好,但是仍苦于没有资金。在採訪期間,很多農戶對於農業產業化前景表示看好,但是仍苦於沒有資金。

众所周知,农业贷款紧缺关键在于农民不具备银行要求的抵押物。眾所周知,農業貸款緊缺關鍵在於農民不具備銀行要求的抵押物。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生猪行业的特殊性,导致其融资渠道较之工业企业更为困难。更為值得關注的是,由於生豬行業的特殊性,導致其週轉渠道較之工業企業更為困難。

对此,武汉金龙畜禽有限公司董事长雷贤忠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解释道,首先,生猪养殖户的养殖场都建在偏远乡村荒山上,且都是租用农业用地而没有土地使用证;其次,养殖户的流动资产主要为生猪,这显然不符合银行的抵押担保规定。對此,武漢金龍畜禽有限公司董事長雷賢忠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解釋道,首先,生豬養殖戶的養殖場都建在偏遠鄉村荒山上,且都是租用農業用地而沒有土地使用證;其次,養殖戶的流動資產主要為生豬,這顯然不符合銀行的抵押擔保規定。

对于上述说法,万年县金猪担保公司总经理夏经文表示认同,“说实话,养殖户的那些所谓的'财产',银行根本就看不上眼,这些财产也就只能在行业内才能'变现'。”對於上述說法,萬年縣金豬擔保公司總經理夏經文表示認同,“說實話,養殖戶的那些所謂的'財產',銀行根本就看不上眼,這些財產也就只能在行業內才能'變現'。”

对此,周忠和表示,“联合担保贷款是一种不错的选择,现阶段最佳的发展方向还是'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担保公司+银行+农户'这种符合中国农村特色的金融模式。”對此,周忠和表示,“聯合擔保貸款是一種不錯的選擇,現階段最佳的發展方向還是'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擔保公司+銀行+農戶'這種符合中國農村特色的金融模式。”

创新融资方式,组建生猪担保公司,联合起来抵御市场风险已成为万年县各界的共识。創新週轉方式,組建生豬擔保公司,聯合起來抵禦市場風險已成為萬年縣各界的共識。 据夏经文介绍,万年县金猪担保公司是2008年年底由县里37家猪场集资成立的江西省第一家生猪产业专业性担保公司,入股农民可通过担保公司,享受股金3—5倍的银行贷款额度。據夏經文介紹,萬年縣金豬擔保公司是2008年年底由縣里37家豬場集資成立的江西省第一家生豬產業專業性擔保公司,入股農民可通過擔保公司,享受股金3—5倍的銀行貸款額度。

在采访中,几乎所有的参股养殖户都十分乐意谈及金猪担保公司的事情。在採訪中,幾乎所有的參股養殖戶都十分樂意談及金豬擔保公司的事情。

“像我们这些在外地养猪的,如果把猪场的猪舍拿到银行去抵押,根本贷不到一分钱。而入股生猪担保公司后,我投入120万元,通过担保公司从银行贷了300多万元,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好事!”在江西省横峰和弋阳养猪的夏左成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像我們這些在外地養豬的,如果把豬場的豬舍拿到銀行去抵押,根本貸不到一分錢。而入股生豬擔保公司後,我投入120萬元,通過擔保公司從銀行貸了300多萬元,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好事!”在江西省橫峰和弋陽養豬的夏左成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事实上,这些养殖户也是心知肚明,只要能“挨”过这几个月,回本赚钱的几率还挺大的。事實上,這些養殖戶也是心知肚明,只要能“挨”過這幾個月,回本賺錢的機率還挺大的。 
回到列表